霜鹤

愿下一世为风,吹过山河万里,吹响竹林瑟瑟 ,吹凉一盏已无人的新茶。

他是神仙我是人,我们没法谈恋爱


*三日月x婶婶

*双向暗恋,但最后不怎么样(be)

*自家婶婶

 *分上和下,然后就没了

 

 1.

一本丸里

 

“喂,我看你俩现在关系不错,什么时候确认关系,谈个甜甜的恋爱啊?”婶婶的朋友说。

“他是神仙,我是人,我们没法谈恋爱啊。你都在想什么……”婶婶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朋友。

“……那又怎么样,互相喜欢,有什么可以阻挡你的。再说,你不是从还没有三日月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吗?好不容快追到手了,你又想放弃,真是没事闲的。还有,是你开始跟我说,你喜欢三日月的,我看你俩现在关系挺好,才问你的,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婶婶的朋友扣着鼻又说,“要是现在有马粪我就抡死你。”

“不是我不想,你懂吗。”婶婶叹了口气,“唉,他是神仙,我是人,我死了他怎么办?他活着难受,我要是死了,知道他难受,我也难受。还不如让他去远征,没准在远征的路上碰见一好姑娘,他俩过了得了,这样就我一人难受,他不难受。多好。”

“所以……你就让他无缝远征了一个月?你这过分了啊!”婶婶的朋友用力的锤了几下桌子,“他……”

“他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挺想他的。”婶婶叹着气,望着远处她朋友家的爷爷。

坐着走廊边的三日月咬了一口团子后又抿了一口茶,随即好像是发现了婶婶在注视着他,又回过头对婶婶挥了挥手。婶婶也漏出笑容向三日月大幅度的挥手,但心中想着,我家的三日月喜欢先喝茶,再吃甜点,他说他比较喜欢先苦后甜,这是他的习惯。样貌一样,性格大抵相同,可他还不是他啊……

婶婶朋友发现了她笑容中的一丝寂寞,说道“你要是想他,就叫他回来啊。要不是为了看我家三日月,我看你也不来我本丸串门。不过你这事吧……我也给不了你什么主意,不过一句话你记好,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就是不知道怎么斩,不知道该什么时候斩。”,婶婶看了看表,从垫子上站起来,“我先回去了,三日月应该回来一段时间了,我刚才想了想最近还是不先叫他去远征了。唉,随机应变吧。”

“那我送你到门口。你可再好好想想。”

 

 

到了本丸的大门

婶婶朋友打开门,又立即关上了。

“你小心点。”她低声说。

“都是我家刀,有什么小心不小心的。”

“唉……傻子,你看看我本丸门口是谁来接的你。”婶婶她朋友说着打开了门。

“我没让……三日月!?”

 

“哈哈哈,麻烦您照顾我家主上了。主上,时候不早,咱们回去吧。”站在门口的蓝色身影,正是三日月。

 

仅仅只是看了三日月一眼,婶婶就感到了从灵魂深处感到的寒气,三日月眼神里的平静,似乎已经预示着之后波涛骇浪。

 

“行……那我先走了,有事回头聊吧,要是能有回头的话……”婶婶被三日月的影子笼罩着,声音越来越低。

 



2.

路上,婶婶一句话也不敢说,而三日月则等着婶婶给他的远征一个月的解释。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并排着走在路上。

最后还是婶婶受不了气氛的沉闷,先开了口,“那个,三日月,我没跟大家说来接我啊……你为何来接我。”

“原来我已经来接您都不可以了啊,看来主上不仅厌倦老爷爷了,还不想再见到我了。”明明是寂寞的话,这三日月的嘴中说出来,却是冷漠的语气。

“我没有厌倦您,我只是……”婶婶有点语无伦次了,三日月的语气直接打乱她准备好要说的话,她现在只想怎么说才能获得他的原谅,“我只是有我的一些安排,希望您能原谅!”

“究竟是怎样的安排需要我远征一个月呢?而且还是连续、没有在本丸里休息时间的安排呢?主上?”三日月走到婶婶面前俯视着她,“我需要你的一个解释。”

 

三日月的连续反问和‘你’这个称呼,婶婶知道,躲不过了,三日月是真的真的极致的生气。她现在想,立刻,马上快速离开这个场所,她现在只想回本丸。

不过三日月回来都不休息的吗?直接来找我,早知道这样我就早点回去了,没准就不会碰见他,婶婶这样想着,mmp,这怎么跟他解释啊……当个人真累。

“回本丸我再告诉您原因吧。”婶婶想等回了本丸,她就往屋里一待,死也不出来,让鹤球他们堵着门,完全没任何毛病!

“不,你要是回了本丸待在屋里,叫其他刀守门,我怎么办,我要现在听你的解释。”三日月说完,笑着向下指了指地,“就在这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婶婶头上已然冒了冷汗,她想趁三日月不注意就开始跑,逃离这里,但她每次抬头看三日月的时候,三日月每次都在看着他。

这玩意怎么办啊,按三日月的性格,我要是不在这说的话,我就别想回去了,可我还没想好怎么说,说真话吧,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得!三日月我敬你真是条汉子!今天我也跟你倔着,我就不说!看咱俩谁玩儿的过谁!婶婶这么想着,也仰起头回瞪着三日月。

三日月发现婶婶抬起头瞪着他时,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婶婶看着他的眼神,从凶恶逐渐变的畏缩,后来婶婶看着他的眼睛,脸慢慢变红,眼神慢慢溢出了爱意。三日月这才觉得气消了一点。


过了一会,婶婶终于放弃了与三日月“叫板”的行为,她把头低下去看着脚,她几乎都能估算出她脸颊的温度。太烫了。都怪三日月长得太好看了,眼中的弯月也是迷人,最重要的是,他的眼中只有我。婶婶这么想着,脑中又开始盘算怎么跟三日月说这件事,她想,以三日月的性格,直接说怕自己死了的时候他难受,三日月肯定会说服她更抓住她不放,她自己也可能会慢慢禁不住诱惑,同意三日月,虽然过程很美好,可结果会很扎心,果然还是不好。可自己对三日月的爱呢……

婶婶暗了暗眸子,深吸几口气,随即抬起头,看着三日月说,“其实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因为本丸资源不足,我相信这个你也知道,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我需要整理一下我的心情,有你在,我的心平静不下来。”,她在说这句话时,脑中有一个声音在问她,‘你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吗?’她没有犹豫,对着那个声音回,我不想知道,但我也知道。

“想要整理什么心情?”三日月的神情渐渐变得愉快,他以为婶婶终于要正视他们这段感情了。


不料……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三日月,但不是您。是别人的三日月,一直以来,我都把您当成他,真的十分抱歉!”婶婶的眼中闪着泪光,“他是我在还没您之前,遇见的一个三日月,那时我还刚当审神者不久,对于许多的地方都不熟悉,那次我和我的近侍在去万屋的人群中走丢,我遇见了和他审神者走丢迷路的他,在那时聊了很多,他也帮我解决很多我关于审神者这个身份的疑惑,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我对三日月心生向往。但这些天我发现,我以为对您的喜欢,其实还是对那个三日月的……真的真的十分抱歉!”婶婶的泪似流水一样,在说这话的一半时就没停过,肩膀一搭一搭地抖个不停,手将衣角攥出了深深的褶子。




3.

哭是真哭,婶婶看着三日月的神色,哭的心痛,但她又想着,这样的话,三日月就可以远离她,在她的死时或是离职时,不再那么痛心,哭中又有喜悦。

 


4.

婶婶也忘了自己怎么回去的了,可能是自己哭糊涂了吧,她自己乐观的想。

其实那次效果还真不错,自从那之后,婶婶很少见三日月,也很少派三日月出阵,因为她怕三日月做傻事。

她想,这样也好。

本丸还在继续运转着,婶婶也一天一天混着过着,她忽略本丸中担忧的目光,三条家和其他刀们试探的语句和三日月眼中的冷漠及探究。

 


 

【刀剑乱舞乙女】爱你!爱你?

*婶婶单恋三明 

*三日月有点嫌弃婶婶

*片段

·这个是一个老把爱你当成口头禅的婶婶

·眼神动作特别能装





还记得婶婶刚来时那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凝视,断然准确的判断,端庄的坐姿,这个让大家永远怀念的最初的婶婶。


当时刀子们真的认为人很狠话不多,就是对婶婶最好的形容词,谁都没想到,现在婶婶会变成每天一句爱你的模样。


“啊啊啊啊啊!!被被我爱你啊!太爱你了!你就是我心中的那个光照亮我前进的道路!”

“啊啊啊啊啊!退退你真棒!!内番+1!!!爱你么么哒!!”

“哦,我的巴主任,我该拿什么感谢你?我真的太爱你了我的甜心,啊?什么?拿我的几张没人看见过的照片来交换?我不爱照相啊,没有怎么办?嗯哼?现在和你拍几张合照?没关系几张都行,听你的我的宝贝!我能拥有你是我的幸福!!”

“长谷部,我太爱你了,我,我真的,呜呜呜呜呜,你怎么知道本丸小判不多了啊,我真的无以为报”



爱你,已经成为了每天本丸里每个角落的刀子们必听到的一句话。





深夜

“哈哈哈,今天小姑娘一共说了23个喜欢呢,真是有活力啊,哈哈哈哈哈”三日月汇报完工作后面对对着写正写计划书的婶婶提了这么一句闲话。

“青江还差3把,卡内桑是十二减四,八把……”婶婶嘟囔着,继续算着,没有抬头看三日月的动作也没有要接三日月话茬的意思。

仿佛刚刚没人在说话。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三日月吹着茶盯着表,马上就到九点了,他就可以结束这一天的近侍工作了。

到了九点整,三日月起身刚要和婶婶打招呼离开时,婶婶的笔落下了,木质的笔杆和桌面相碰发出的声响预示着主人的任务完成。

“三日月殿,我真的真的很喜欢您,爱您的心永不变,我是真的,爱您……”婶婶的语调极其认真,听声音仿佛又回到了一开始当初那个冷酷的她,不过声音中带了几分爱意。

三日月听了这句话,楞了几秒,转过头来,没有笑意的脸嘴里却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小姑娘别说笑了,逗老年人可一点都不好玩哟。”

婶婶望着三日月的脸笑了,随即打了个哈欠“今天任务较完美完成了!爷爷,到现在为止爱你这个词,我今天一共说了25遍了,喜欢你这个词说了一遍呢,哈哈哈哈哈哈。”婶婶站起身来,“刚刚听您说,爱你这个词我说了23遍,想了想还是凑个整,25遍比较好,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倒是算上刚才的两遍,正好25遍。”三日月微低着头,俯视着注视着婶婶的眼睛。

他想找到她撒谎和爱意的影子。他在探究,他在钻研,他在肯定自己的想法。

寂静的夜,明亮的月,都在三日月的眸中。

婶婶回望着三日月的眼睛,并没有躲避的意思,她眸中笑意愈深,就是没有三日月想要看到的东西。

三日月似乎有点不相信他的预测,他猜测她的眼里会有溢出的爱意并会闪躲,最不及也会让他看到一丝爱意。

他又盯了一会。打破了这宁静,“哈哈哈,时间不早了,小姑娘也早点休息吧,我是个老爷爷了,先去睡了。”





三日月走后


婶婶看着被男人关上的门,漏出了一丝苦笑。随后望着窗外的夜,明月如镜,不染尘。

真是像极了那人啊,她轻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轻骂着,妈*,你知道喜欢你这个词,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吗?唉……

眼中爱意甚浓。